线上百家乐

聚焦丨外贸省份“十强九降”,中部地区全面洗牌

来源:城市进化论微信公众号 | 2020-04-27 16:39:49 | 作者:本站编辑

这两天,各地一季度进出口数据陆续公布。

受疫情影响,首当其冲的是那些强外贸省份。与去年同期相比,全国进出口规模前十强中,9地均有不同幅度的下降,其中广东的降幅已达到两位数,四川则成为“前十大省份中唯一保持正增长的”。

聚焦中部,6省排位也较2019年发生较大改变。江西成功“逆袭”,进出口规模赶超湖北、湖南,跻身三甲。安徽则以微弱优势,实现对河南的赶超,摘得第一。

再看东三省。2019年进出口总值和增速双双垫底的吉林,此次却以同比增长0.1%的表现,成为唯一保持正增长的东北省份。

有专家分析,3月份疫情在全球蔓延对于我国出口的影响还未在一季度进出口数据中体现。根据目前出口企业反映新订单比较缺乏的现实,二季度出口可能面临较大压力

重压之下,转型已成必然路径,在重塑外贸行业发展格局之外,也将为区域竞争提供新的逻辑。

十强九降一升

梳理已公布数据发现,去年同期进出口排名前十的省份中,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山东、福建、辽宁、北京、天津的一季度进出口规模均有下降,尤其以粤苏浙等外贸活跃度较高的省份,受到的冲击最为突出。

以广东为例。作为中国通往世界的“南大门”,2020年一季度,广东外贸进出口1.37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11.8%。其中,出口7926.4亿元,下降14.4%;进口5768.6亿元,下降7.8%。

近年来,广东一直在优化自身外贸结构,其主要体现之一是,以一般贸易和民营企业为主导的外贸格局逐步成型。

以今年一季度来看,其一般贸易进出口6859.7亿元,下降12.1%,仍占进出口总值的50.1%;民营企业进出口7455.6亿元,下降2.9%,较整体降幅小8.9个百分点,占比较去年同期提升4.9个百分点至54.4%。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四川公布其一季度外贸数据时,释放出一个重要信息——四川一季度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590.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0.7%,是“前十大省份中唯一保持正增长的”。

四川何以成为前十强中的一股“清流”?西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副教授邓富华表示,“整体来看,在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主要面向欧美市场的东部沿海地区受冲击较大,四川等西部内陆地区受影响相对较小。”

此外,邓富华也指出,这里的“下降”是与各地去年同期水平相比。当前,外贸前十强省份多是东部沿海大省,去年的外贸增速快、基数大。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增长,本身就难度更大,因此容易导致“同比下降”

至于四川的逆风增长,原因之一则是产业结构的升级。从出口产品结构看,出口机电产品占据主导地位。今年一季度,四川出口机电产品683.7亿元,增长5.8%,占同期四川外贸出口总值的85.3%。

此外,凭借南向开放的政策支持,四川作为通道腹地的端点和支撑港口规模的区域,面对23亿人口的南向大市场有着丰富机遇。

但也有专家指出,尽管四川外贸出现了逆势增长,但外部环境趋紧,造成国内沿海地区出现连锁反应。如一季度部分城市的外贸进出口产业降幅较大,由于这一影响传导至内陆地区有滞后性,因此是否将对四川省外贸的后续发展产生影响,仍值得警惕。

中部格局洗牌

与东部、西部地区相对稳定的梯队分化不同,中部6省之间外贸角逐向来激烈。

目前,中部6省一季度外贸数据均已公布。从总体规模排名来看,除山西外,其余5省相对排名全部换位。

具体而言,江西超过湖南和湖北跃居中部第三,安徽则以6亿元的微弱优势领先河南,排名中部第一、全国第12位。

在增速方面,河南、江西、湖南三省保持正增长安徽、湖北、山西则同比下降,其中湖北以20.9%的降幅居首。

根据此前江西公布的一季度数据显示,外贸进出口总值861.8亿元,同比增长15.7%,高出全国22.1个百分点;进出口、出口增速跃居全国第1位,进口增速居全国第6位。

由于长期在经济、教育、交通乃至国家政策支持等方面处于洼地,江西曾一度被网友戏称为“阿卡林省”。如今在全国进出口总体下降的情况下,江西为何能实现如此大幅逆势增长?

电子信息产业是其推动外贸增长的有力支撑。数据显示,江西电子信息产业月度进出口值已连续24个月实现两位数增长,一季度拉动全省外贸增长20.2个百分点。

此外,防疫物资进出口成为短期内新的外贸增长点。疫情发生以来,江西省防疫物资进口需求一度激增;2月下旬以来,境内外防疫物资需求出现反转,江西省防疫物资出口大幅增长。

近几年,随着产业由沿海向中西部的转移,中西部地区逐渐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

4月13日,《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江西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批复》发布,江西成为继宁夏、贵州之后,全国第三个、中部第一个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这也为江西稳外贸、稳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

但南昌海关副关长周维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受疫情影响,国际市场萎缩,外部需求不旺。作为江西省外贸出口主要目的地的美国、欧盟正处于疫情暴发阶段,国际市场购买力、企业履约能力下降。

在他看来,“新冠肺炎疫情对江西全年稳外贸带来阶段性重大挑战,对江西外贸的冲击预计将在二季度进一步显现。”

东北艰难转身

仅从增速看,东北地区今年一季度的进出口数据较为乐观——东三省中,仅辽宁有略微下滑,黑龙江与去年同期持平,吉林同比增长0.1%。

作为唯一一个保持正增长的东北省份,吉林1-3月份外贸进出口完成300.7亿元,同比增长0.1%,高于全国平均6.5个百分点,增速在全国排第7位。

在邓富华看来,这次疫情期间,吉林在鼓励防疫物资进出口方面非常积极,比如,其早在2月初就下发了《关于鼓励企业扩大疫情防控物资进口的通知》,这样的政策措施能在一定程度上“解燃眉之急”。

吉林之外,辽宁这个东北地区唯一出现负增长的省份,在全国前十强外贸省份中表现也还算合格,不仅目前一季度进出口降幅最小,整体规模也在2019年基础上前移1位,位居全国第八。

事实上,在中西部地区伴随内陆开放浪潮快速崛起的同时,近年来处于经济转型期的东北,在外贸方面曾一度显露疲态。

从《中国海关》杂志发布的历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排行榜可以看到,在2013年的全国外贸百强城市中,东北城市有14个,到了2018年,这一数据减少至9个,填补空缺的,正是来自中西部的几个外贸强市。

如今,区域之间的追赶比拼,比的是谁能更早看到趋势、判断未来。在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教授、中国区域50人论坛成员孙久文看来,从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趋势来看,现阶段疫情较为严重的区域主要为美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地区,暴发较早的日本和韩国随着防控措施逐渐收紧,可能率先迎来疫情的“拐点”。

如果日韩地区的疫情能够尽早得到控制,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东北亚可能先于世界其他地区恢复正常的贸易和分工合作。

借助率先复工复产的契机,东北地区或能提前布局东北亚贸易合作,抢占先机。孙久文举例,东北地区的医疗设备和防护用具生产已经具备对外支援的能力,可以通过城市援助建立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等等。




热门排行